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温总理调研温州李跃胜我对温州充满信心

发布时间:2020-01-14 20:54:25 阅读: 来源:离心泵厂家

我们不可回避,在温州历史上,民间借贷曾起到居功至伟的作用,今天叱咤风云的温州名企中,在创业初期,又有哪一家不曾享受过它带来的周转便利。

他是鹿城区工商联主席。9月底,民间借贷风波引发了中小企业诸多恐慌心理。鹿城工商联率先发出倡议:同舟共济,共渡难关。他与30多位副主席商议,每家副会长以上单位准备拿出2000万元,结合小额贷款公司资金,设立“中小企业转贷临时周转金”,稳定了人心。10月4日,作为一名温州企业主代表,李跃胜参加了温总理在温召开的座谈会。他说:“我对温州充满信心。”

开元集团董事长 李跃胜

●民间借贷这个环节没了,企业就慌了。就像是家里没有米了,你这个时候就算不饿,心也会慌的。

●温州人就像一种很会唱歌的鸟儿一样,常常在扮演一个领唱的角色,一个森林里,没有了这样的鸟,就没意思了。

●在我看来,温州人很大的一个弱点,就是缺少风险评估的意识。

●没有爱心,钱再多也还是不行。

我向总理提议:采取措施,稳定人心

金可生(下简称金):10月4日,温总理在温召开的座谈会上,你也是与会企业家之一。当时哪个场景给你留下印象最深?

李跃胜(下简称李):我印象极深的,是总理一坐下,就把温州的中小企业肯定了一番。他说,全国的中小企业创造了80%的城镇就业……我觉得,中小企业就是民营企业,这是定调,我们在场的企业家心里就不慌了。然后总理让我不要讲虚话、客套话,不用稿子。他说,他是来解决问题的。我非常强烈地感受到:总理是真心地来帮助温州中小企业解决问题的。

金:那天会上,你向总理提了什么建议?

李:我大约是第六个发言,因为之前大家普遍都是反映政策问题。我就把重点放在温州当时的现实问题。我把这次风波引发的恐慌心理、市委、市政府的应对政策、企业又如何抱团求生等情况作了描述。我说,市场经济问题要靠市场规律、市场手段来解决,不能由政府来埋单。但如果恐慌持续蔓延、恶化,就会演变成诸多的社会问题,这种情况下,企业是无力应对的,我们的政府要及时采取措施,稳定人心。总理当场就回应说,人民银行要马上采取措施解决。

金:你是鹿城区工商联主席,接触大量中小企业,你觉得当时的事态有多严重?

李:我们都知道,状况再好的企业,也和许多小企业有千丝万缕的关联。产业链上,不少小企业都是通过民间借贷做短期周转,民间借贷出现问题后,他们的资金就出现问题,逐步会影响到上游的企业。当时出现的问题,一个在于心理,很多人开始慌起来,恐慌容易扩散,进而出现“挤兑”现象。再一个,还是资金问题。企业从银行拿到1年期的流动资金贷款,去做的往往是三年五年的项目。这其中,民间借贷让他们在还贷的时候不用把项目里的资金抽走,而是通过多付一些利息,把资金周转起来。这个环节没了,企业就慌了。就像是家里没有米了,你这个时候就算不饿,心也会慌的。

金:座谈会后到今天,你觉得温州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李:第一,国家的政策有一部分到位,银行开始不抽资了。第二,人心不慌了。第三,我们自救也开始了。

森林中,不能少了像温州人这般会唱歌的鸟儿

金:这一次风波之后,外面有很多声音都对温州提出质疑,你怎么看?

李:在温州经营三十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风波。但我认为,尽管如此,温州的大局是稳的,大的企业、有经验的企业,投资的布局是没有问题的,他们会把自己的基础做好,防范意识强一点。比如我们鹿城区,比较有名的企业,没有一个出问题的。

金:不过,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的压力也非常大。

李:物价在涨、原材料在涨、人工在涨、银行利息在涨、税收负担重、出口的产品又在降价……据我所知,很多温州企业都是利润极其微薄,就是撑一个面子在“熬”,想着能不能找出一条路来。

金:你所说的这种面子,实际上也是一种对信用、商誉的珍惜。

李:此外还有一个心思就是,我要不做,这帮职工就散了……所以我觉得,外面很多人看温州问题过于偏颇。比如国内很多人对于温州人的投资行为有非议,在我看来,它实际上是在跟着潮流走,什么东西都敢于试一下。温州人是华人商帮中最活跃的,全世界的温州商会,没有一个不热闹的。他们快速把信息从外面传递到温州,又从温州中转,再反馈到世界……我们穿的衣服,吃的东西,很多的生活方式是和欧美同步。比如说现在很流行喝红酒、吃西班牙火腿,从欧洲引入温州没多久。现在,从东北到内蒙,全国的商会都在流行,这都是从温州本土传出去的。

金: 资金也是如此。

李:是的,在外的温州人,拿到了项目,大多都会回来。我有很多待在国外的朋友,他们一二个月就回来一次,有项目就找温州的朋友筹资金。在国外赚了钱以后也是如此,他会回来问,我这里有钱,你们谁需要吗?

金:我记得一组数据,去年温州银行业的利润是150亿左右,而今年上半年,银行业的利润就已经达到了130亿左右。从利润上,可以反应整个民间资本在银行流动的量它们不是驻留在温州,而是散向全世界的。

李:所以温州出现问题就会影响全世界的温州人,对于中国经济也是一种很大的损失。你看,这些年,有多少国家的大事件,都是温州人第一个出来响应,再看国际上的大事,温州华侨一直以来都是最热心的。温州人就像一种很会唱歌的鸟儿一样,常常在扮演一个领唱的角色,一个森林里,没有了这样的鸟,就没意思了。

求财富的心理不能太贪

金:民间借贷历史沿革以来都是有的,温州过去的发展也是得益于民间借贷。没有民间借贷,就没有温州民营经济的今天。但是,它发展到今天却又出了问题,这一次的风波给你带来了哪些反思?

李:我最近也一直在思考,这次的事件确实是非常值得大家去反思与总结,因为我们这一代之后还有下一代。我们要给他们留下经验和教训,让他们不要重蹈覆辙。在我看来,温州人很大的一个弱点,就是缺少风险评估的意识。这是水平的问题,也和经历有关。改革开放三十年,这样的机遇让我们做哪行都赚钱,几乎没有失败的经验,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全球性的,对我们温州人实际上没有太大影响。所以,我的一个心得是,首先,我们求财富的心理不要太贪。

金:三年前,我们说华尔街太贪婪,看来,我们自己也有这个问题。

李:第二,对企业来讲,要合理地布局。一定要把主业做好,不管你是做贸易还是做实业。这一次风波中,把主业做好的,都没问题。出问题的,往往都是那些副业比例远远大于主业的。都是那些荒废了主业,去搞赌博式投资甚至投机太多的。

金:主业要先抓好,然后再去考虑有风险的东西,并且还要做到有度,也就是你所说的比例问题。比如民间借贷,它是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业,这个社会如果只是少数人去做这个行业,社会就是稳定的。大家如果都去做了,就不稳定了。

李:其实我的心里还有些矛盾,温州人好冒险的天性固然会带来很大风险,但是它的那种激情却是社会进步所需要的,年轻人也需要这样的激情。我想,像我这样年龄与经历的企业家可以适当保守一些,但年轻人还是要有去搏的精神。因为,他们有一个最有利的因素就是时间,时间可以消化失败。我们这些已经过了50岁的人,输不起,最好是稳扎稳打。

我们的下一代比我们更强

金:对于温州经济接下来的走向,你怎么看?

李:我对温州的未来一直充满信心,因为我们的下一代会比我们更强。我们这一代是抓机遇,下一代是有真本领。这么多年来,温州这么多的老板,在赚了钱之后,大半都是把子女送到国外最好的学校去学习。下一代中有些回来了,有些留在国外,或者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工作,我觉得这没关系,我们把温州定位定好,将来他们就会回来。就算是不回来,他们也是温州人,也会帮助温州。

金:我记得,改革开放初期,大量的留学生留在了国外。邓小平也是说,相信他们会回来的。后来改革开放成功了,他们果然纷纷回来。温州将来也会如此。

李:我们的下一代,他们带回来的知识技能将是那些顶尖的东西。比如我的孩子,她是牛津大学统计数学研究生,专业领域很多东西甚至我们这一代人根本听不懂。我和很多朋友的孩子聊天时,都对他们说,你们暂时不要回来,到外面大城市去,再学习再磨练。等到所学的那些用得上了再回来。我见到很多的下一代,他们的境界,他们的知识,比我们要强。

金:只要他们是温州人,即使在外地,他们的心也会在温州。

李:对,温州人的抱团文化完全可以把他们融入温州的圈子里。而另一个让我对下一代有信心的关键是,他们有爱心。今年的动车事故,我们看到那么多温州年轻人的善举。温州的老市长钱兴中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说,确实如此,因为那一天夜里,我的孩子们就是凌晨两点开着车到血站去献血。我对钱老市长说,这些人就是我们未来的希望。因为没有爱心,你钱再多也还是不行。

金:他们对金钱的态度没有上一代那样的迫切,比较从容和淡定。

李:还有一个信心来自温总理对于温州金融改革试点的态度以及陈德荣书记对温州民间资本之都的定位。涉足金融资本领域,我们民营企业等了整整三十年,有这样一个试验区,下一代学金融的人才可以用上。还可以因此而集聚全国一大批优秀的人才,使温州成为未来民间金融的一个高地。

整理 李显 蒋文广

总编手记 反思与宽容

近两个月来,民间借贷成了一个敏感的话题,企业家们谈此色变,各路媒体声讨不断。

我们不可回避,在温州历史上,民间借贷曾起到居功至伟的作用,今天叱咤风云的温州名企中,在创业初期,又有哪一家不曾享受过它带来的周转便利。然而,就如同20多年前,互助会演变成抬会,最终资金崩盘一样,今天的民间借贷,疯狂空转,在各方紧缩之下,演变成为“高利贷黑洞”,其性质已经完全不同。

如何监管、规范、促进民间借贷的健康发展,是政府部门的重要课题。而在当前,或多或少参与其中的温州商人们同样也要反思许多问题。

其一,长久的高利润可以持续吗?

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来,温州商人一直在追求最高的利润:

“货一到就抢购一空”这是我们抓住先发优势,大兴实业时的盛况;“千人员工的大厂运作上8年,不如太太在上海买卖10套房的获利”这是我们分到了中国房地产盛宴的一杯羹;“每天在家睡觉都可以享受30%以上的年回报率”这是半年前民间借贷泡沫尚未破裂时的“美事”。

实业经济利润微薄便转向地产,楼市调控压力巨大又借助民间借贷,民间借贷演变成了“高利贷黑洞”又该如何?当赚钱、赚大钱成了唯一目的时,企业家往往会迷失在“高回报”的假象中,进而踏入市场留下的陷阱。

抓机遇、搏厚利没有错,但我们是否心太高、太急,以至于忽略宏观气候的变化,在寒流到来的时候甚至来不及备好冬衣?

其二,大家都去从事投机了,谁来做实业?

近两年来,许多老板都不搞实业了,名片中都挂起了“投资公司”的头衔,干起了轻松的“金融业”。大集团需要金融稳压器,规模一般的公司想要赚贷款1分与借出2、3分之间的差价。看起来多合理,但谁来做实业呢?这些利息、回报最终还是要靠实业来创造啊。

这一切,于当事人该反思,于大众也不应一味地围观与指责。

企业的每一次产品更新、投资成败,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很多心怀远志的企业家,在资产完全可以维持自己富足生活的情况下,大胆投资、创新。其成功,则为社会的就业、税收乃至行业进步带来贡献。但一旦失败,则首当其冲的是个人。这也是中国的民营中小企业“身处江湖”尴尬处境的折射。

同样,我们对待充满活力的温州更应该宽容。对于一个年轻而又富有激情的城市来说,一二次的失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因此而思想僵化、固步自封。

正如李跃胜所说,风波过后,温州要对未来更有信心。

据温州商报金可生 李显/整理

预约挂号有哪些

专家预约挂号

名医汇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