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十岁那年走利川

发布时间:2020-07-13 21:42:32 阅读: 来源:离心泵厂家

黄金山

乡下老家到利川城不足30公里,来去比较方便,花上三五块钱车费,一天内可来回数趟。可在40多年前,我们家乡的人到利川去一趟,跟现在城里人出国一样麻烦。先要准备好干粮、草鞋等物资,还要作好脚打泡、摸黑路的思想准备。然后天麻麻亮就动身,一路不停地走,也要4个小时才能到达。匆匆办完事,找点茶水吃完干粮,又匆匆往回走,顺利的在夕阳靠山时可以回家,可是脚已经软软的了。所以那时一般人是很少到利川去的。倘若谁去了一趟利川,就像新闻样:“他到过利川呢!”

的确,一步步走到利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30公里路大多是狭窄的山路,还要过野猫水、朱砂屯、黄泥坡等比较险要和偏僻的地方。最艰难的是爬黄泥坡,直直的上坡足有四五公里,上到马桑凹后,还要担心豺狼袭击,起码要小心草里乱窜的蛇。但那时父亲和几个挑力的伙计,却可以挑上百十斤担子,一天一个来回,赚回几角或块把钱来养活家庭。

我一直到10岁才有机会走利川,至今我还记得,那时我用这样的话来打动父亲:“爸爸,你说男儿长得丑,五湖四海走,我又长得不算丑,将来还要担起家庭的担子,你为啥不让我到利川走一次呢?一个男人利川都走不去,将来怎样闯五湖四海?”父亲显然被我的决心感动了,说:“好吧,你收拾10公斤叶子烟,明天和我上利川吧。”

那天天没亮,我和父亲吃过水煮面,踏着露水起身了。没走到2.5公里,穿的草鞋和裤腿全被露水打湿。过了朱砂屯,太阳才出来,我的脚有点发软,嘴里也开始大口吐气了。父亲问:“还行吗?”“行。”我鼓起勇气回答。“还没到一半呢,艰难的还在前头,翻过黄泥坡就好了。”父亲一半是告诫一半是鼓励。

太阳升到半空,天气热起来,我开始冒汗,父亲说:“爬黄泥坡了,鼓劲。”说完,他高声喊起山歌:“太阳出来四山黄……”父亲高亢的歌声在山谷里回响。上坡的路更难走,杂草老是裹脚。我紧跟在父亲后边,用手拉住挑绳,咬牙坚持着。上到半坡,父亲说:“这里凉快,歇一下再走。”我放下担子,用衣袖揩着汗。父亲把他垫肩膀的垫子放到我的肩上,鼓励道:“别怕,只要挺得住,没有过不去的山……”终于,我走到了利川。在烟市场上,我挑的10公斤烟赚了8角钱,父亲的烟赚了4元钱。我把赚来的8角钱交给父亲,父亲说:“你自己留着,到书店去买几本喜欢的画册吧。”五本《水浒》连环画,用去了我第一次挑烟卖赚来的钱。

到我满15岁时,我每个星期都要走利川了,其实走的是比两个利川还远的路。因为我考取了利川设在汪营的师范学校。从家到汪营足有65公里,要从利川城经过。每到周末,我穿好草鞋先从汪营回到团堡,第二天又从团堡走到汪营。我背着书包,穿着草鞋,来回走了整整3年。

小时候走山路的经历,成为我人生的一笔特殊财富,给了我许多启迪。人生如登山,没有笔直平坦,贵在坚守坚持。

今年夏天,我带着6岁的孙子,一同重温了“走利川”的往事。我要让孙子懂得,即使条件好了,也要学会用自己的脚走路———走惯山路的人,遇到坎坷或风雨,可以凭自己的毅力挺过去!

商洛西装设计

绥芬河订做职业装

崇左工作服设计

沈阳制作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