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画廊艰难开掘商业通道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4:39:35 阅读: 来源:离心泵厂家

中国画廊艰难开掘商业通道

“世界最大画廊”韩国阿拉里奥画廊进驻中国,给持续升温的艺术品市场注入新的活力,其先进的运作模式和艺术代理人制也给中国画廊带来压力。面对新的市场机遇与竞争,中国画廊该如何应对挑战,成为很多画廊经营者的现实命题

在望京酒厂艺术区门口,一行红色标牌高高耸立在一面灰色墙壁上,对路人来说十分耀眼。顺着路标指示向里走,阿拉里奥画廊便跃入眼帘。

这是中国画商日前在中国投资的第一家画廊,占地4500平米,分为4个展厅、1个办公室和一个收藏库。尽管开业不久,却因代理了中国当代很多有名的艺术家而被广泛关注。

阿拉里奥画廊创办始末

走进阿拉里奥画廊任何一个展厅,都能看到一些大师级的作品。在馆长尹在甲的办公室里,竟陈列着国际大师伊门道夫的雕塑作品。

在阿拉里奥一个展厅角落里,安放着一架机器,伴着20多个国家国歌的播放,那架满是机油的机器会随着转动,生产出一段段拧绞的铁丝,那些铁丝被装在一个个玻璃瓶中,可供参观者自由取出。这是一个亚洲艺术家的装置作品,新颖而独特,正好与阿拉里奥的理念相和。从其细节处,可以看出他们的经营思想。

阿拉里奥画廊1989年在韩国创 办,2005年来中国开办分店。之所以选中尹在甲先生作馆长,是因为他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特殊关系。尹在甲说,10年前他在中央美术学院和二外学习。因为爱喝酒,当时北京又没有太好的酒吧,于是索性开了一家名为“通道”的酒吧。

酒吧离宋庄艺术区很近,很快方力钧,岳敏君等艺术家经常到那里去喝酒聊天。就这样大家认识了, “不过,当时我没有要与他们合作的任何想法,大家只是很好的朋友。”

2001年,韩国政府找到尹在甲,让他在汉城 “艺术殿堂”组织一个艺术展以配合中韩建交。于是,尹在甲选定的中国艺术家就全是他当年酒吧里的“客人”。

扶持艺术家与培养收藏家

“画廊的主体是艺术家的作品,而一个画廊在未来是不是还能拥有强大的生命力,也就取决于这家画廊对于艺术家的态度。”尹在甲说,签约成名的艺术家可以提升画廊的知名度,但他认为,能够选择并扶持新生艺术家才是一个大画廊是否具有长远眼光的关键。

他们曾在韩国挑选出15名亚洲艺术家作为培养对象,签约后给每人每月提供生活费,材料费等等补助8000美元到10000美元。这些艺术家多在35岁以下,虽没有功成名就,但是有着良好的艺术潜力。画廊为他们提供了一种稳定的生活,反过来这些艺术家所创作出的作品则要归画廊所有。

这些艺术家每年至多只需要创作10到15幅作品,而无须像机器一样复制性生产。这样做的结果既能保证高质量,又能为将来画廊推出他们的作品时保证良好的物质收益,为画廊提供了货源。

有了货源,还要有客户,对于画廊来说,收藏家就是自己的客户,尹在甲认为这恰是中国画廊最不重视的一个环节。

也正因为如此,尹在甲认为中国画廊还不可能进入成熟的国际画廊体系。在基础工作上,中国画廊已经失语,就更不要提长远的未来。“如果中国画廊想融进国际体系之中,培养和扶持本土艺术家是必须补上的一课。”

经济支柱与艺术眼光

除了艺术眼光,当然资金也是经营一个画廊不可或缺的基础。尹在甲透露阿拉里奥的投资人在韩国拥有两个百货商店、一个大型电影院、两个长途汽车站以及若干房地产企业。凭借着如此雄厚的经济实力以及从70年代就开始的艺术品收藏,如今想成功运营阿拉里奥已不成问题。

而中国很多画廊从一开始就独自面临着“自负盈亏”的重大任务,而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独特性又决定了画廊投资的高风险。所以,面对巨大的盈利压力,所有画廊都不得不采取一种类似于“小卖部”式的经营方式。现在画廊艺术总监黄燎原先生认为,中国画廊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他做现在画廊时,就已经做好3-4年不盈利的准备。

国际一流画廊,例如英国的萨奇等等,都是先有了几十年的收藏经历,然后再建艺术馆随后才是画廊。前者为了继续保护收藏,后者可以出售盈利。

但在中国,这个过程却截然相反。上海正大美术馆有着颇为雄厚的物质基础,但是除了壮观的艺术馆建筑之外,却找不到什么一流大师的作品,如果想在国际艺术界拥有发言权,那么他们还需要每年投入几千万元以补充收藏。可见即使拥有了雄厚的经济支撑,如果缺乏长久的艺术眼光和收藏积累也同样无法成为真正有实力的画廊。

“母亲画廊”缺失

如今,有太多的画廊拿方力钧和岳敏君他们“说事”。因为他们的作品大多价格不菲而且极易出手。但是一些收藏家,在近年来却渐渐发现有些中国知名画家的作品价格不升反降。

据一些资料统计,欧洲一些一流画廊根本不收藏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据业界人士分析,并非他们资讯匮乏,而是处于对中国艺术市场前景以及艺术家地位的担忧。

但凡世界上成熟的画廊都已经融入了世界画廊的大体系之中,而这个成熟的体系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个“母亲画廊”。这个母亲画廊就是可以代理一个国家和地区最优秀艺术家最优秀作品的机构。她必须有足够的实力,与世界上其他地区的10到15个母亲画廊有着密切的联系和直接的沟通。也就是说,如果一个艺术家被这个“母亲画廊”代理,那么就意味着他的作品可以同时被十几家世界一流画廊所关注。而如果一个国家和地区没有这个“母亲画廊”,那么已经成熟的世界画廊体系在选择作品和艺术家的时候是根本不可能考虑到这里的。相关国家和地区的艺术家就永远无法进入世界视野。 大多数中国画廊和外资画廊,在代理艺术家的时候都是带着急切的盈利目的,并无任何要成为“母亲画廊”的想法。

中国艺术家缺乏“母亲画廊”的保护,在工厂似的生产状态中只能使作品不断贬值,长久如此,世界一流画廊就更不会代理他们的作品。

中国画廊的发展

似乎总是不尽如人意。一些画廊也为此一直在努力探求中国画廊的本土运作模式。他们有的是完全由中国自己的资金及人员运作起来的,还有一些则是外资进驻的画廊。

这些画廊的生存状况如何,又有哪些具体的发展计划,记者为此采访了上海著名的沪申画廊及北京的外资画廊空白空间,它们的选择或许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翁玲:无需按西方经验经营

《财经时报》:中国艺术市场正在升温,你认为它的发展前景如何?

翁玲:我认为艺术品收藏市场,它给人们带来的交流不仅仅体现在艺术品本身,这其中还有艺术家成长的过程、环境、文化背景等很多方面。

新的作品和意识大家都会去关注,这就意味着更多年轻的艺术家,虽然他们的作品在市场上的价格并不会太高,但他们新的理念和技巧,是会转化为新鲜的、独特的、令人兴奋的作品。我想,这样的发展前景是值得我们期待的。

《财经时报》:如今当代艺术作品正在显示出它的潜力,而中国并没有收藏当代作品的美术馆,当代艺术的收藏虽然很热,但市场缺少真正好的作品,对此,你有何评价?

翁玲:中国目前的现实状况是还没有建立起美术馆、基金会、画廊等完善的产业体系,在中国,经营西方传统意义上的画廊非常艰难。

我们的定位是美术馆级别的画廊,更侧重于搭建一个开放的平台提供给优秀艺术家进行交流。

一年中的展览,有一半是没有商业目的的,只是给艺术家提供实验的机会。像徐冰的“烟草计划”展览,那些作品是不可能出售的,最后也没有人来收藏参展的作品。但我们愿意和艺术家一同承担这样的风险,给他们提供创作的条件。

《财经时报》:由个人的策划室形成画廊,这是早期中国艺术画廊形成的雏形,你认为这种形式的利弊在哪里?合理而科学的方式应该是什么?

翁玲:西方的画廊是在一个成熟的经济体系内按部就班进行运转的商业实体,这样的状态缺乏新意和挑战性。

而中国目前的社会现状还没有建立健全的艺术市场,无法参照西方的传统经验来经营画廊,所以就出现了以个人工作室和策划为特色的画廊,这同样是中国画廊业在不断摸索和进步的表现。而在我们沪申画廊看来,画廊无疑应该成为当代艺术家展示及创作的“重心”。

田源:专业运营刚刚起步

《财经时报》:作为画廊经营人,你如何评价当代艺术收藏市场的现状?

田源:中国收藏界对于当代艺术的收藏可以说还刚刚起步,目前发展势头良好。

有许多收藏界的人士开始关注当代艺术,但是其中有一部分人士对当代的艺术作品还不是很了解,对当代艺术作品的收藏还是处于人云亦云的状态,还没有真正建立起个人的收藏体系。我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当代艺术将会使收藏界掀起另一个收藏高潮。

《财经时报》:你认为在这种背景下,画廊应该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田源:画廊在中国所起到的作用和国外相比还远远不够。画廊作为一个艺术机构,应该能为收藏家提供良好的参考意见。而对于艺术家则应该是一个展示平台。

中国的画廊还是以卖画为最终目的,这不符合国际惯例。中国的艺术品收藏越来越热,画廊必须要在梳理艺术家作品和为收藏家提供系统化意见方面多做一些工作。

《财经时报》:市场开始关注当代艺术作品,但中国收藏当代作品的美术馆和画廊,有实力的并不多见,而且无论在收藏还是在售卖方面,都做得很不够,作为一家外资画廊,能谈谈你们在中国具体的运作计划和模式吗?

田源:空白空间是柏林亚历山大画廊在北京开办的一家画廊,画廊主要代理的是来自东亚的艺术家,其中90%是中国艺术家。作为一个专业画廊,我们选择和经营的艺术作品,首先是要能打动我们的内心、有质量的作品,同时还要符合我们画廊的定位。

《财经时报》:有人说,中国的画廊其实根本就没有进入国际视野,国外很多优秀的画廊都不考虑与中国画廊合作,作为从业者你觉得是这样吗?

田源:中国的画廊和艺术经营业,还是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专业化的程度。

对于做画廊的人来说,最简单的例子,做画展不是简单地钉几个钉子把画挂在墙上,而是要考虑画与画之间的关系,怎样可以为艺术家的作品找到最佳的展示方式,有时很小的细节,都会影响到展览的整体效果,还有对艺术作品的保管和维护,这些都是很基础的东西。

而这些简单、琐碎的东西,往往最能体现画廊经营者的专业性,这是对艺术家,对艺术家的作品和对收藏家负责的表现,至少是对自己所做的事业负责的一种表现。

尹在甲:填平亚洲与世界的艺术沟壑

尹在甲现在是阿拉里奥画廊和艺术馆的馆长,韩国人,能说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曾在中国留学十年的他,对于中国艺术颇为熟悉,无论是在艺术家还是画廊圈子,他都有许多朋友。他说自己一直感觉到世界尤其是欧洲艺术界对于亚洲和中国文化的漠视,所以想要用阿拉里奥的模式逐渐培育出一些优秀的画廊,填平亚洲与世界之间的艺术沟壑。

《财经时报》:你对于中国的画廊业已经非常熟悉了,肯定也知道现在中国画廊经营上的困难,你们在决定进驻北京之初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吗?

尹在甲:也有顾虑。但是我们觉得今后,北京应该是亚洲的文化首都,所以最终我们还是决定要进驻北京。

其他画廊在赢利上有困难,这些我很清楚,但是我们还是想着眼未来,希望能在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在中国培育出一些优秀的、能与我们合作的,同时也能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画廊。

《财经时报》:据你的观察,中国画廊在运做模式上是不是存在一定的问题,除了资金支持以外,你觉得这些画廊发展不好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尹在甲:中国的画廊大多数还是一种小卖部似的模式。不注意保护自己的艺术家,大多数画廊把艺术家当做自己的挣钱工具,经常去工作室催促他们赶制作品以应付市场的需要。

真正规范的模式应该是,好好的收藏整理艺术家的作品,使他们在世界艺术界的地位不断的上升,而在出售作品的时候,要充分考虑买家是否是一个负责的收藏家,不能只是赚到钱就够了。

《财经时报》:那么你们在签约艺术家的时候,选择的大多数都是已经成名的艺术家。如果以长远的眼光看,一个画廊是不是应该给一些年轻艺术家一些机会,给他们创造一个平台?

尹在甲:是的。我们也在寻找一些优秀的年轻艺术家。我们已经签过几个韩国艺术家和一位印度艺术家,他们都很年轻。在中国我们刚刚开始,以后会不断寻找的。画廊应该有长远眼光。

《财经时报》:你说过关于“母亲画廊”的问题,在你看来中国目前有哪些画廊具备这样的素质?想要成为“母亲画廊”最需要做的是什么?

尹在甲:中国目前真的没有哪一家画廊能有母亲画廊的素质。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欧洲收藏家和画廊都不收藏中国作品的原因。他们不可能随便和一个小画廊联系,而且小画廊也不可能进入国际画廊的体系。

要成为母亲画廊最主要的就是要先有几十年的收藏经验,有最优秀艺术家的最优秀的作品。然后整理,能够和国际一流画廊直接对接,进入那个成熟的体系。

来源:财经时报(杨时旸 孙菁)

雷达手表售后服务

萧邦手表售后维修

萧邦手表

欧米茄手表售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