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心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离心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些为餐桌而奋斗的身影开县新闻社会焦点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8:19:56 阅读: 来源:离心泵厂家

那些为餐桌而奋斗的身影 开县新闻 - 社会焦点 - 资讯生活

今年上半年,重庆八大类商品和服务价格呈现“六涨

二降”格局,其中,食品较上年同期上涨3.8%,成拉高我市CPI的主力;而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6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

同比上涨2.3%,其中,当月食品价格同比上涨3.7%,影响CPI上涨约1.21个百分点,鲜果价格上涨达到19.8%。

民以食为天,对很多人来说,餐桌上精致可口的菜肴,是幸福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生活中,我们总能看到人们在为丰富自己或家人的餐桌而努力、奋斗。我们试图通过对一些普通市民餐桌片段的记录,为读者呈现一些为餐桌而奋斗的身影,这些身影或许像你、像我、也像他。

对他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家人的餐桌是奋斗的动力--

“我家的餐桌要跑赢CPI”

随着年龄的增长,“吃顿饭花多少钱?”在黎玮的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以前单身,感觉吃饭就是填饱肚子的事情,好点差点无所谓,有时候1天5块钱的生活费也过了。”今年32岁的黎玮说,现在结了婚,有了小孩,要想家里人吃得好一点,没钱是不行的,所以他要努力工作。

作为一名开县“土著”,关于“打牙祭”的记忆贯穿了黎玮的整个童年和青春。

“那时候家里穷,每次准备买肉的时候,总能听到爸爸妈妈说‘给娃儿打点牙祭嘛,毕竟娃儿在长身体’。”黎玮说,那时候他和哥哥一听说“打牙祭”,就高兴得不得了。

为了给黎玮兄弟二人挣学费,80年代末他们的父母便外出“闯世界”,而随着收入的增长,兄弟俩“打牙祭”的时候也多了起来。

“当时不懂事,以为爸妈在外面挣大钱,根本不知道他们有多辛苦。”黎玮回忆,由于学习成绩不好,他初中毕业就跟父母去了沿海一带打工,没想到在工厂挣钱那么辛苦。

理想中“闯世界”的辉煌和现实中在外漂泊的艰难,让初入社会的

黎玮感到迷茫和无所适从。“那时候我性格特别不好,眼高手低,在哪里都干不长,用钱没什么节制,收入也不高,每天都得过且过。”黎玮告诉记者,那段时间他

虽然名义上经济独立了,但是微薄的收入让他的生活费依然捉襟见肘,最窘迫的时候一天只有5元生活费,而在工厂打工的父母每次从工厂宿舍来出租屋看他,总会

给他带一个饭盒,里面有几个他最爱吃的家常菜,让他“打牙祭”。

“24岁那年,我忽然发现爸妈头上的白头发越来越多,知道像这样强度的工作他们已经撑不了几年。”黎玮说,“我必须懂事了。”

感觉自己“必须懂事”了的黎玮走进了他以前认为“脏、苦、累”

的工地,从小工干起,并在一位老乡和父母的支持下自学读了成人大专,还通过了资质考试,成了工地的一名安全员,收入逐渐稳定。后来还和那位老乡的女儿结了

婚,生活也慢慢好了起来。 但“吃顿饭花多少钱?”这个问题,却随着家庭的组建和年龄的增长在黎玮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我小的时候,妈妈花几块钱就可以在家里做一桌好菜,和三五好友下一次馆子也不过十多块钱;现在我去超市买一次菜花百把块钱很正常,在馆子吃个盒饭都要十块钱。”黎玮表示,连年上涨的物价让自认大老粗的他也关心起了CPI的问题。

“结婚的时候,我发誓要让老婆幸福,虽然目前给不了她大富大贵的生活,但至少要做到衣食无忧。”黎玮说,他要努力工作挣钱,让他家的餐桌跑赢CPI,生活越来越丰富!

对他们这样的老年人来说,餐桌上有更多的关怀和念想--

“做一桌菜,念一家人”

在菜市场碰到何芳莲老人的时候,她正经验老道地和几位水果摊贩进行着心理战:“我上次还在你这里买了西瓜的,这回芒果就便宜点卖给我嘛……”“你还要卖8块,我刚刚问的那家才喊7块钱……”“今天楞个早,你便宜点,你也好开个张噻……”

最终,一位果贩在何芳莲各种心理攻势和熟练谈判技巧的作用下,将原本零售价8元/斤的芒果以6.5元/斤卖给了她。“儿子和儿媳妇在外地打工挣钱不容易,我在家里节约一点是一点。”何芳莲说。

一本面皮微皱的笔记本,何芳莲在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这段时间儿女寄钱回家和每天买菜的明细账目。很显然,曾经做过老师的何芳莲依然保留着每天在本子上写点什么的习惯,不过写的内容从课堂讲义心得变成了琐碎的家庭账目明细。

“几年时间下来,像这样的本子我记了好几个。”何芳莲随手翻开

一本记录,指着上面饱含生活气息的字里行间告诉记者,由于子女在外地打工,她退休后就和老伴在家专职带孙孙;近些年随着收入的增加,儿子和儿媳妇每月寄回

来的生活费也越来越多,她做这样的记录一方面是为了让家庭的开支更明晰,另一方面多少有些家庭生活里程碑的味道。

“你看啊,他们最开始出去的时候,每个月只能寄一两百块钱回来,现在他们每个月要寄接近3000块钱。”何芳莲表示,她喜欢没事的时候在家里翻翻这些本子,因为从本子里面能看到这些年子女在外打拼的努力和成就。

“他们现在寄回来的钱肯定用不完,我就把多的钱另建一个银行账户存起来,如果以后有什么用钱的地方,手里也宽裕点。”何芳莲说。

何芳莲的老伴告诉记者,每到过年过节或者放假的时候,不管子女在没在家,何芳莲都会买很多菜回来,做上满满一桌,都是小孩以前爱吃的,最后老两口带着孙孙要吃上好几天,小孩出去打工后年年如此。

“小志(老两口的孙孙)越长越像他爸小时候了,走路像、说话像,就连吃饭的样子都像。”正说着,何芳莲看了看时间,微笑着向记者致歉:“记者同志,小志去同学家要回来了,我去把芒果洗一下,这东西他们父子俩都喜欢吃,不过以前他爸可是要考了高分才吃得上。”

对他这样的餐饮人来说,餐桌是一辈子的坚持

“再难也要走下去”

从蹬着三轮车到处推销针头线脑、玩具杂货,到在老县城盘下属于

自己的第一家火锅店,杨拥军在自己30岁的时候确定了以后人生的方向。转眼15年过去,杨拥军以这家火锅店为起点,慢慢成为了拥有5个门店,包括中餐、牛

排自助餐、火锅等经营项目的连锁餐饮企业老总,并被选为开县餐饮协会的秘书长。

面对从去年开始的开县餐饮行业市场大调整,在一些同行打算离开餐饮行业的时候,杨拥军说:“这是我的事业,再难也要走下去!”

杨拥军告诉记者,他从出来做小生意,到花光所有积蓄从别人手里

盘下第一家火锅店,再到把火锅店面慢慢发展成现在规模的餐饮企业,都多少有点“犟”的因素在里面。“现在我选择在餐饮行业坚持下去,看好这个行业未来发展

是一个方面,但是支撑我的还是那股‘犟’劲。”杨拥军说。

尽管在原料、人力等成本持续上升和市场主要消费群体和模式调整的双重压力下,当前开县的餐饮行业显得有点“生意难做”,杨拥军在“犟”之外,还有自己坚持的理由。

“开县的餐饮行业经历了十多年的连续高速发展,达到一定规模后,进入几年时间的调整期是很正常的事情。”杨拥军说,“而且餐饮属于服务行业,经济社会发展的程度越高,这个行业的蛋糕也就越大,我坚持这个行业不放弃,对家乡未来经济发展很有信心。”

杭州泰安服装批发

昆明抛光机 金属

重庆大容量餐厨垃圾处理器

山西图纸